你行你上 | 四月初一

原标题:你行你上 | 四月初一

英雄联盟头号主播

vs

电竞大神

超燃绝美的双男主热血竞技

(封面以实际出版为主)

作者 | 四月初一

“让我们恭喜MID战队拿下这一场的胜利,接下来他们将要在明天迎战同样是老牌豪门强队的Butter战队,今年春季赛的冠军究竟鹿死谁手,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依照英雄联盟联赛惯例,赢的一方要主动去跟败者握手,沈轻南摘下耳机,跟在队友身后,跟对手一一握手。走到第三个人身边时,他微微垂眼,看向那只伸出的手,握了上去。那只手很凉,骨节分明,掌心有还未干涸的汗。

沈轻南忽然想起无意间看过的一条微博,九张图满满当当全是这双手操作键盘鼠标时的特写照。

这是他第二次赢他。

对方虚握一下就要抽回,却被他死死握住。他微微倾身,在身穿红色队服的男生耳边低声道:“你还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?滕队。”

最后两个字被他咬得极重,解说在导播室看到这一幕,打了鸡血似的开麦播报:“哈哈,看来两个人之前的确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带节奏了,昔日的队友哪怕兵戎相见,关系也非常要好嘛,还要说几句悄悄话。”

台下观众轰然,尤其一些举着两个人灯牌的粉丝,更是激动地尖叫。

而台上的滕厉只快速瞥了沈轻南一眼,又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脸。

等到沈轻南台前亮相回到休息室,隔壁早就静默无声。队友们哄闹着讨论刚才的战局,辅助十夜从洗手间回来,趁着近旁无人,偷偷把沈轻南拉到一边:“南队,我刚才好像看到滕队……不,厉神他,没有跟龙队的人一起走。”

沈轻南目光闪了闪,摸出烟盒,轻轻咬住烟嘴,被教练路哥一巴掌拍过来:“休息室不允许抽烟!上回罚了你两万块钱罚少了是不是,你这个兔崽子给我把烟掐了!”

沈轻南笑了笑,捏住烟,拍拍十夜的肩膀:“我出去抽。”

场馆外有一片空地,前后门各有一个大型喷泉。因为赛后采访环节还没开始,粉丝还都等在场内。他在后门的喷泉旁边看到滕厉,一个人坐在台阶上,双手虚握,目光空茫。

曾经他以为,滕厉作为LPL的第一人,高高站在神坛的顶端,是无法战胜的。直到他加入MID,才忽然发现,滕厉也是个普通人,他也会输——甚至比别人输得更多。

滕厉面色泛白,掀起眼皮看他一眼,勾了勾嘴角,露出个讽刺的弧度:“南队,来看笑话的?”

沈轻南别开头,低嗤一声:“看笑话?”他点点头,“是,我来看看我们厉神,舍弃了昔日的队友,究竟能打成什么样子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这番话刺痛了滕厉,他脸色白得厉害,眼底却平静:“路是我自己选的,跟其他人无关。这赛季已经报废了,你再说什么都……”下一瞬,一股力道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
滕厉被打得偏过了头,这一下极重,连手腕的疼痛都变得若有似无,他垂眸用拇指擦了擦嘴角:“疯了?”

沈轻南握紧拳头,轻轻吐了口气,像是极力克制着什么:“……为什么要走?为什么要做逃兵?嘴里说着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,到最后不还是为了利益——”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,已经被一记闷拳打断。

滕厉站在他对面,眼底泛红。

MID是他的软肋,从他加入战队的那一天起,就一直是他的软肋。

两个人几乎瞬间扭打在一起,谁都没让谁好过,直到没有任何力气,才松开抓住对方衣领的手。

天幕赤澄,滕厉喘着粗气,摸着右眼上的淤青,忽然捂住眼睛,有水泽从指缝里渗出来,像没关严的水龙头。

“South……”他的嗓音沙哑颤抖。他打职业六年,一路披荆斩棘走向神坛到巨星陨落,从来没有在人前展示过脆弱。

沈轻南深深吸气,下一瞬,张开双臂,把他拥在怀里,轻抚安慰。他感到肩膀一片湿润,抚在他头上的手指倏然停住。呜咽声后,他看到男孩一贯平淡的脸满是泪痕,下唇几乎被他咬破,像淋了雨的樱桃,泛出不自然的鲜红色。虽然几经压抑,可声音仍然带着哭腔,“我……是真的很想拿一个冠军啊。”

他逼近过山顶,也跌落过深渊,即使被荆棘割得满身伤口,少年的眼底甚至还带了点许久不见的清澈和天真——那是对他最向往的东西,纯粹的渴望。

冠军这个词,就像一个魔咒,围绕在滕厉身边,围绕在MID战队的队徽旁边,围绕着整个LPL,无数次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边。

沈轻南静了片刻,忽然开口:“我帮你。”

隔着玻璃,他回头望一眼场馆里LED屏上LOSE的字样,“首发,队长,冠军,只要你回来,你想要什么,我全都给你。”

我全都给你。

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赛场。

解说开心:“恭喜KA战队,拿下S6世界赛的冠军!”

解说小右:“MID的每一位队员今天也打得非常好,打出了LPL目前最好的成绩,同样掌声也送给他们,送给每一位在赛场上拼搏的职业选手!”

音响里奏起独属于胜利者的激昂伴奏,LED屏上几个韩国选手走向舞台正中,在红色的彩带雨下高高举起奖杯,兴奋地相互拥抱。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于刚刚才决出的世界最强,没有人注意到舞台另一边落寞的落败方。

耳边是山呼海啸的喊声,滕厉却充耳不闻,一件一件慢吞吞地拆掉外设。鼠标上的汗水滑得几乎握不住,他稳了稳仍在颤抖的双手,深吸一口气,才拉上背包拉链,靠近选手席的观众台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:“厉神!”

滕厉的游戏ID是MID丶L,粉丝都亲切的喊他厉神,可今天,他实在没有什么封神的资格。上场之前,手伤已经严重到蜷一下手指都钻心地疼。打到第四局,疼痛分走了他五成的注意力,导致一路失误频频。一向以中野双游战术(中路和打野联动游走)著称的MID战队,失去核心输出点的中路,在逆风三十分钟后,被对手在自家野区抓住机会一波团灭,最终输掉比赛。

原本上场前,滕厉还在休息室笑着宽慰第一次参加世界赛的辅助选手十夜,其实他内心比谁都紧张——曾经三次在关键局输掉比赛,连怎么赢都忘了。等候比赛开始前短短的十几分钟,他不断告诉自己,他可以的,他还能打,他代表了那些倒在夺冠路上的队伍,代表了每一个希望LPL夺冠的粉丝。

明明是在美国洛杉矶的赛场,却毫无客场体验,超过半数的中国人为他们加油助威。这是被称为LPL最有希望的一年,囊括了多少人对青春的渴望,却以失败收场。

隔着选手席的隔音玻璃,滕厉不经意一瞥,台下MID的灯牌几乎亮遍全场。在蓝方水晶被推平的那一刻,又有多少人泪洒当场。

灯牌熄灭,他让所有人失望了。

滕厉忽然就觉得毫无力气。

又输了。

又在总决赛上输了。

又一次输给了韩国。

庆祝夺冠的呼喝尤为狂热,滕厉却清晰得听到其中夹杂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:“厉神加油!明年再战!”

“厉神S7等你!”

“厉神!厉神!”

“厉神!我还能多等一年!直到你夺冠的那天!”

滕厉眼眶发胀,死死握了握骨节发白的左手。他不知道,还能不能坚持到明年。

回程的大巴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,气氛死一般的沉默。上单老葫芦狠狠地用袖子擦一把眼泪,一米八五的壮汉呜呜咽咽哭得泣不成声。AD小风把头埋在前排靠背上,一言不发。滕厉坐在靠窗的位置,特意拉上窗帘,才划开手机屏幕,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肩膀。

一回头,对上十夜担忧的目光:“滕队,路哥说……”

滕厉扬着声调嗯了一声:“说什么?”路哥是MID的教练,早年也曾在职业队效力,因为当时的电竞业还不成熟,他入队时已经是夕阳年纪,不过短短一年就转成教练,经过几个队伍的历练,最终留在了MID。

十夜欲言又止:“说未来一个月,大家都别上网……”

滕厉一愣,继而笑笑,把手机塞回口袋:“知道了。”

MID的训练基地位于S市南郊的别墅区,是一栋四层楼的别墅,一层是一队训练室,二层是会议室,员工办公室和二队训练室,三层是二队和工作人员的休息室,一队都住在四层,面积大且采光好,不少战队基地都在附近。输了比赛,基地仿佛也笼罩了一层黑云,始终沉寂阴郁,连保洁阿姨都小心翼翼,生怕弄出半点声响。

路哥给队员们放了一周假,就匆匆赶去总部开会。滕厉则直径上了三楼,十夜原本跟在他身后,被打野季舟拦下来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十夜的目光不放心地追随那道从未如此疲惫的背影:“我……我想去安慰安慰……”

关门声响起,季舟这才松开手,用眼神制止他:“没这个必要。”他飞快地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语声发涩,“没人能安慰他。”

世界赛结束之后,队员们会有一个短暂的假期,小风收拾了行李第二天就回了老家,季舟是S市本地人,经常回家吃过晚饭才回基地,白天大多数时候只能见到十夜、老葫芦和几个二队选手。十夜的担心从滕厉房门合上的那一刻就没停过,可季舟说得没错,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。

这些年MID从次级战队一路杀进LPL,并且成为老牌强队,滕厉可以说是最大的功臣。虽然十夜今年才进战队,可是只要接触过英雄联盟的职业联赛,没有人不知道滕厉的名号。

一般来说,因为身体素质、心理、年纪等各方面原因,电竞老将几乎没有人能保持巅峰时期的状态,多少会有些下滑或是不稳定。

可滕厉做到了。

出道即巅峰,并且一直在巅峰状态,作为LPL顶尖的选手,最遗憾的,莫过于从没有拿过任何一个世界冠军。

从来没有。

数次失利于决赛,冠军对滕厉而言仿佛是一个无法打破的魔咒。在MID效力的这几年,他的队友频繁更换,有资质平平打了一两年就转去直播的,有其他战队的顶级选手,因为风格不合适而再次转会的,总之都是刚磨合好,又迅速换人,直接导致近两年滕厉再也无法相信队友,只能靠个人硬实力带起整个队伍。

不是他不愿意相信,而是不习惯相信。

十夜曾看过一段视频,是滕厉去年倒在世界赛四强之后做的采访,画面上穿着队服的帅气少年早已褪去出道时的青涩,眉目间隐现沉稳,比赛时的张狂却不复存在。

在主持人问到他输掉世界赛的感受时,他微微垂下头,睫毛在眼底笼出阴影,修长手指交叠在膝前,他说:“我每次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,足以去匹配那个奖杯的时候,现实总会给我迎头一击。我不知道……”他喉结滚动了几下,面色却始终平静,“还要再做多少,才能拿到冠军。”

许多粉丝看过这段采访纷纷落泪,微博贴吧一时间涌出许多“心疼厉神”、“厉神不哭”的话题。有时候,距离冠军,真的只有一步之遥。可是没有赢过的人,却永远都不知道,那一步究竟有多难走。

整整七天,滕厉除了取外卖,再也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。就在十夜担心他是不是会就此一蹶不振、索性退役的时候,世界赛结束后的第七天,砰的一声巨响回荡在死寂的训练室,基地里众人齐齐抬起头,望向三楼怒气冲冲的年轻男人。

滕厉双手按在栏杆上,一头短发像鸡窝似得堆在头顶,一双浅褐色的眼睛遍布血丝,说出了七天以来,对队友们说的第一句话:“沈轻南是谁?!”

正在排位的十夜切出游戏,飞快打开搜索引擎,键入沈轻南三个字,屏幕上刷出一排新闻,其中热度最高的一条赫然排在榜首——人气主播、数次登顶韩服天才中单选手沈轻南加入MID战队,老将滕厉将何去何从?

滕厉所在的战队,是老牌战队MID英雄联盟分部。这是一款英雄对战类的竞技网游,根据版本不同,目前共有一百四十三个英雄可供玩家使用,每个英雄都有QWER四个技能,以及可以携带两个召唤师技能(D、F键)。英雄可以通过补兵、打野怪、推掉对方防御塔、击杀敌方英雄等方式获得金钱,并用金钱购买游戏里的装备及道具,提高英雄属性。以5V5模式分为红蓝两个阵营,每一方分别有五个位置,上单,中单,打野,以及下路双人组(AD+辅助)。一张地图分别有上中下三条路以及大本营水晶,每条路上又有三座防御塔,只要推掉对方的水晶就获得胜利。

S1世赛开始,英雄联盟就进入了韩国战队统治的时期,无论是行业规模、战队运营还是版本理解,韩国始终站在联盟的顶端,中国在战术上始终模仿韩国,所以一直没有超越。从去年开始,LPL(英雄联盟中国赛区)大量引入韩援,MID作为为数不多的全华班存在,开始开发新的战术策略。

在电竞行业飞速发展的今天,其关注度虽然还比不上娱乐圈,但也拥有相当一部分粉丝,尤其是滕厉这种明星选手,还长了一张比明星好看的脸。他初入电竞行业的时候只有十七岁,凭借一手发条魔灵登顶韩服,被MID战队的经理万粟挖掘,千辛万苦挖到了MID。之后就一直留在MID效力,今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。

当时的滕厉就像一个杀人机器,遇神杀神遇佛杀佛,当时全世界的中单选手几乎全被他对位单杀过。有的欧美选手甚至在采访时公开说,害怕跟滕厉对线——因为他实在太恐怖了。

提起MID,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MID丶L。曾经的天才中单出道,到如今的老将厉神,滕厉曾经被人捧上云端,也曾经摔到过谷底,再一次跌落神坛他不是没想过,可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,会被当做弃子。

而这一切,都是拜他的东家所赐。

滕厉踢着拖鞋下楼,坐在沙发上塞上耳机开始刷微博。

教练组担心选手受到舆论影响,已经不让他们去看贴吧微博这些社交软件,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只短短一眼,就看到三四条问候他全家的消息,滕厉手指飞快点了几下清空谩骂和鼓励的私信,又点开热搜。

果不其然,入眼就看到许多和他有关的标签,黑色的字刺得他眼睛生疼。除过“MID痛失S6冠军”、“万人血书求L皇退役”、“MID不哭”,“厉神明年再战”,一个叫“South行South上”的热搜也横空出世,一路跨过前几个热搜排行,紧紧跟在最后一个热搜下面。

十夜的排位赛已经打到后期,看到滕厉终于露面,有点坐不住,指挥队友三下两下飞快推掉对方水晶,拖着电竞椅凑到滕厉面前。滕厉抬头瞥他一眼,调整手机位置方便他观看,又摘下一边的耳机分给他,这才点开屏幕。

话题里置顶的是一段视频,点击量已经过两万。十多分钟的直播回放,是太阳直播平台的一位主播正在复盘他们的决赛,而且正好是滕厉操作重大失误的那一波。耳机响起轻敲键盘的回声,视频暂停,右下角的摄像头小画面,是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生,气质却沉稳,偏冷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,薄唇一抿,轻轻低嗤:“这种失误都能犯……说什么世界第一中单?”

十夜喉结滚动,偷偷打量他家老大的神色。以为以滕厉的暴脾气,起码会气得跳起来摔手机,或者当场就去找这主播Solo(单挑),可滕厉只是眉心动了动,点开屏幕看了眼视频时长,忽然开口:“十夜。”

十夜没想到滕厉会叫他,连忙应了一声。

滕厉抬起眼:“帮我看看他什么分段。”

关掉掌盟助手,十夜抹了把额头上的汗:“滕队,他……钻三。”

滕厉淡淡嗯了一声,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燃,按下播放键,依然耐着性子继续观看。

视频录制的时候开着直播的弹幕助手,在主播说过那句话之后,画面顶端霎时飘过半屏白字——

【呵呵,主播韩粉吧,又跪舔你韩国爹。】

【主播技术这么好,怎么不去打职业?】

【又见青铜教职业选手打游戏。】

【青铜?韩服王者第一South了解一下?看直播请带脑子谢谢】

【你行你上啊。】

【怎么了我评论个冰箱还要会制冷?】

紧接着,你行你上的弹幕刷满了整整半个屏幕,男生漫不经心瞥一眼,侧了侧身子,确认摄像头拍不到他的动作,才笑了笑:“对了,弹幕里那些说我行我上的?”他半张脸都在镜头外,过了一会儿,有烟雾飘进来。滕厉耳机声音开得大,除过细微杂音,甚至能听到浅浅的吸气声,“下周,我去MID试训。”

“……什么位置?当然是中单啊。”

画面就此结束,漆黑的屏幕映出滕厉怔愣的脸。十夜吓得冷汗直流,颤巍巍喊了声:“滕队……”

滕厉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,手里夹得半支烟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,被他狠狠捏在手心。

MID基地二楼教练办公室。

深秋的S市仍然没有转凉的迹象,午后闷热潮湿,粘腻的触感让人难受。路哥刚从外地回来,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急匆匆来安抚人心。高层他得罪不起,那眼前这位,他就能得罪得起?!

回想起前几天管理层的决策,路哥赶紧端起茶缸喝了口茶压惊,酝酿许久,烦躁地扯了扯头发:“什么意思?能有什么意思,试训而已,最多留在二队……就算上来一队,也是替补。再说,你的手伤也该多养养。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吗,天天排位到凌晨四点,手都要废了吧。”

滕厉坐在他对面,放在膝头的左手紧握成拳,半晌松开,肌肉微微颤抖:“我还能打。”

路哥叹了口气,目光自他贴着肌肉贴的右手臂移开:“我知道你能打,但你要多休养,理疗师说比赛前那一周你就做了一次康复训练。决赛让二队的替补上你也不听……”察觉到滕厉面色一瞬间阴沉,路哥轻轻嗓子,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,“这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滕厉猛地抬起眼,浅褐色的眸子含了怒气,低吼出声:“为了我好就不该找中单来试训!”

路哥被这一嗓子吼得有点愣,半晌才说:“也就两个月时间,说不定试训还过不了呢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试训通过了,你厉神怕过谁啊,到时候把他按在替补席上反复蹂躏摩擦,又给你职业生涯添了一笔,多刺激。”他自以为安慰得到位,可滕厉半天也没给点反应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站起身来往门外走。

走到门口时停住,背对他说:“路哥。”

才应付完这尊大佛的路哥气又提到了胸口:“嗯?”

他的背影冷冽孤傲,像是独自一人战斗到最后的杀伐武士,浑身都是浴血伤痕:“管理层是不是也觉得……我该退役了?”

路哥狠狠咽了咽口水,脸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:“没有的事儿!就是希望你多休息,养好伤,MID的第一个总决赛冠军奖杯,一定要你厉神来捧!”

他轻轻嗯了声,关上门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全球总决赛结束,各个俱乐部都放了假,路哥约不到训练赛,又担心队员受舆论影响,就只让他们日常排位,顺便补直播时长,但有一个大前提——不许开弹幕。

职业选手都会和各大直播平台签约,不比娱乐主播,他们的直播时间要求更短,能拿到不菲的收入,同时也能为他们带来人气。对于俱乐部而言,选手的实力固然重要,人气也同样重要,人气代表流量,流量能带来不菲的代言和资金注入。

这也是MID战队这几年始终处在联盟巅峰的重要原因——因为滕厉的超高人气,给他们带来了不少赞助和广告。

滕厉大多时间都在韩服排位,偶尔想起来才会给粉丝福利直播国服。这次消失了半个多月,微博上一片鬼哭狼嚎,女友粉们天天嚎着担心自家男神,会不会因为失利而退役。男粉则表达了失望之情以及会继续支持厉神,支持MID战队。

更多的是一些黑粉。

虽然这些年早就练成了钢铁钻石心,但滕厉依然很少看网上的评论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黑粉嘴里会说出什么样的话。

他随手写了条微博告知直播时间就准备退出,手指一滑不知怎么点开了上条微博。还是一多月前出发去美国的时候,跟队员们的机场照。原本只有一万多的评论,在输掉世界赛之后,一夜暴涨到五万。

滕厉下意识一扫,第一条热评是——

【那就再等你一年呗,反正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,也不差这三百六十五天。】

他眼眶一热,刚想关掉微博界面,忽然看到就在这条热评下面,还有一条热评——

【吹什么世界第一中单,无冠中单?笑死我了。】

手指在屏幕上停了两秒,下一瞬,他若无其事放下手机。

白天直播,晚上排位,这种机械的生活他早就已经习惯。因为前一天排位到凌晨四点,他睡醒已经是下午,干脆晚开了一会儿直播,这时候直播间已经蹲了不少人。一看到他开播,弹幕霎时沸腾了起来。

【终于等到你!还好我没放弃!】

【厉神啊啊啊啊啊终于又看到我老公的盛世美颜!】

【前面女粉收敛点OK?这是电竞不是你们饭圈的小鲜肉。】

【讲个笑话,世界第一中单世界赛亚军。三个亚军。】

【赢了吹输了黑这就是电竞圈现状,麻烦冠军粉赶紧滚谢谢,无论成败我们MID粉都在厉神身边不离不弃。】

滕厉没关弹幕,却对一切谩骂褒奖概不回应,调整了下摄像头就开始单排。排位赛是英雄联盟的一种模式,单人进入游戏自动匹配队友称之为单排,也可以两人或者多人同时进入游戏,称为双排或多排。

短短几十分钟,直播间人气瞬间飙升到二百万。排了几把之后,滕厉活动了下酸困的手腕,打开手机看到路哥发来的微信:“明天下午三点约了理疗师你别忘了!手疼就少播一会儿,时间不够我跟平台说!”

他快速键入OK,想了想又补充:“直播排位跟比赛不一样,不费手,放心。”

路哥又连续发了几条消息,这时已经进入游戏界面,滕厉就没再管,专心致志开始BP。因为是直播,他全当是放松消遣保持手感,直接空Ban,又选了丽桑卓,等候队友选人。

(注:BP, Ban&Pick环节,是游戏开始前禁用英雄和选择英雄,常被简称为BP。

Ban,竞技游戏术语,在游戏中多属于禁用,禁止的意思。Ban掉一个英雄意思为禁止一个英雄上场,即双方都不可以选被Ban掉的英雄。而不禁用任何英雄,被称作空Ban。)

BP滕厉打开符文界面,楼上忽然一阵喧闹。原本二楼是二队的训练室,健身房理疗室会议室也都在二楼,偶尔有动静也没什么奇怪。他抬头看了一眼,顺手回答弹幕几个问题。

“明天几点播?下午4点到晚上10点。”

“最近没有训练赛,别的战队都放假了。”

“……我?不休息。”

说完视线移到摄像头,轻嗤一声:“亚军有资格休息?”

滕厉的女粉多得令人发指,MID兄弟战队的AD荆邢曾经放话,他直播间的女粉要是跟滕厉一样多,他就直播裸奔——紧接着被滕厉隔屏嘲笑,别做梦了,基佬只能拥有男粉。

在滕厉那一笑之后,弹幕层层叠叠:

【自黑主播关注了!】

【我死了,死在厉神冷酷的眼神里了。】

【就是这个眼神!!!厉神看我看我快看我!!!】

【我竟然觉得有点心动了是怎么回事?我可是钢铁直男!】

【哈哈哈哈哈前面的不要克制你自己!】

【果然电竞铁人厉神,全年无休,直播还从来不鸽子,说几点就几点。】

【所以从来没有给粉丝发过福利多播一会儿啊!强迫症主播石锤了!】

耳机里响起游戏开始的提示,滕厉打开直播助手快速扫了一圈,发现喷子已经被房管封得差不多,摇头一笑,买好装备操纵英雄往中路走。

打野在地图上发了信号表示红开,滕厉专心对线,开局八分钟下路爆发团战,他亮起TP(传送)劝退的一瞬间,忽然感觉椅背一沉。他以为是二队的队员又来观摩学习,随口问:“过几天德杯,你们二队出战名单定好了么?”

等了半天却没回应,他隐约觉得不对劲,转过头,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

这张脸,他前几天才见过,英俊,邪性,在屏幕里云吞雾吐地说:“我行我上。”

弹幕静止了一瞬,忽然爆炸。

【这谁啊,新人?你们MID是不是按颜值挑队员的?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!是不是South!谁快来掐我一下让我醒醒!】

【南神啊我的天!有生之年能看到两大男神同框!死而无憾了!】

【什么鬼,MID还真把这主播买了?战队都菜成这样了还敢买非职业选手?呵呵,等一个S7继续亚军。】

【亚军?就MID这波骚操作?别连世界赛都进不了吧哈哈哈哈哈。】

【谁说直播不能打职业?再说South以前在AMG战队好吗?!因为战队解散又找不到合适的新东家才变成自由人去做主播的!】

【AMG?LSPL的战队你拿来跟LPL比?知不知道次级联赛的含金量比顶级联赛差多少?搞笑!】

(注:LSPL,英雄联盟甲级职业联赛。)

正在直播的其余几人纷纷回头,宽大的窗户投进阳光,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站在滕厉身后,半个身子倚在电竞椅靠背,似笑非笑。男人穿了件黑色卫衣,下身是修身长裤配同色板鞋,头发随意搭在额前,衬得棱角分明的脸更加凌人。

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,不像滕厉的浅褐色,而是浓重的黑,眼尾微微上挑,眼皮极薄,乍一看有点邪性,却一点都不影响他时不时露出的狠厉。

眼睛的主人歪着头,肆无忌惮的挑衅意味,在看了滕厉足足一分钟之后,忽然倾身凑近:“滕队。”

沈轻南眼底发亮,几乎抵着滕厉的耳廓,挑唇笑了笑,“Solo吗?”

“还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。”

路哥发完消息不见回复,又不甘心地发了几条:“South今天可是来试训了啊,人我已经见过了,靠谱,技术也是顶尖。就是吧……家里两家上市公司,可能有点那个……不过年轻人难免年轻气盛,你是队长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他掐起来啊。”

“就当给我路哥一个面子行不行?”

“厉神?滕队?看到回复一下呗?”

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回音,他挠了挠头,抓起车钥匙出了门。

滕厉手伤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,可严重到什么地步,又对他的职业生涯影响到什么程度,知道的人却不多。他不是不知道英雄联盟对滕厉意味着什么,MID战队对他又意味着什么,可很多管理层的决策,他的确无权插手。

他能做的,就是尽力护好他手下的每一个队员,滕厉之于他,就像英雄联盟之于滕厉。

他始终担心这次世界赛对滕厉打击太大,再加上沈轻南的突然加入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爆炸的化学反应。担心的同时又觉得不大可能出什么大事儿吧?他才休息了一天就出事儿,那老天爷可真是厚待他。

等驱车赶到基地,路哥深刻觉得,老天爷不仅厚待了他,还顺手厚葬了他。

沈轻南用了替补选手的电脑,插好自带的外设开始调试,动作干脆利落,一点都不像开玩笑。正在直播的一队队员心照不宣地关掉直播,连二队的小朋友都围在栏杆上探头探脑,被老葫芦一声喝退:“今天训练时长够了?都在这儿凑热闹?等着挨你们滕队的训是不是?”

人群霎时做鸟兽散,刚退出游戏的十夜不放心地靠过来,拍了拍季舟的肩膀,“季哥,这是……认真的啊?跟滕队Solo?”

下半句话他没说完,但季舟知道,他想说得是——这人是有多想不开要跟滕厉Solo?季舟没说话,视线却移到滕厉从刚才起就始终没有舒展的右手。他不确定,到底是沈轻南想不开,还是滕厉想不开。

训练室的另一边,滕厉没关直播,直接把摄像头调转了方向,同时关掉话筒,摘下耳机挂在脖子上。这些年放话要打败他的人太多,多到最后他干脆连记都记不住。可这个男人在视频里的短短几句话,足够让滕厉对他印象深刻——深刻到他一晚上连续看了十几把他在韩服的比赛录像。

这个男人,像极了巅峰时期的他。不,甚至比那时候的他还要恐怖。不光中单,打野上单AD,甚至辅助,每个位置沈轻南都能打上几把。这在电竞圈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他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渐渐发热,这种感觉,似乎好久没有遇到了。

滕厉多少担着MID队长的名号,面对新人口气还算友好:“你好,我是MID英雄联盟分部战队队长滕厉。”

沈轻南正在调节鼠标,闻言瞥他一眼,似乎没多大兴趣:“South,沈轻南。”

滕厉点了点头:“你想怎么Solo?”

沈南轻答得简单:“比赛规矩,一头一塔一百刀。”

Solo赛采用一血一塔一百刀制,简单来说就是两个玩家都走中路,率先击杀对方、推掉对方的第一座防御塔、补够一百个小兵,三者满足其一都算胜利。而为了一分高下,Solo双方通常会选同样的英雄。

观看直播的观众看不到基地的情况,几乎要炸了锅。

【什么情况,谁要和谁Solo?】

【不是吧火药味儿这么重?South你还没进队就跑去找队长Solo是不是想以后给你家队长洗一年袜子啊?】

【前面的求科普,洗袜子什么梗?】

【听说MID这群死宅男经常搞Solo赛,谁输了谁洗全队的袜子哈哈哈哈哈哈!】

【这主播怕不是真想取代厉神吧。兄弟,多练几年吧,厉神出道的时候你还玩泥巴呢!】

滕厉随手最小化直播界面,问:“用什么英雄?”

沈南轻摸了摸下巴,吐出一个早就想好的答案:“那就……发条吧?”

滕厉握着鼠标的手一紧。

发条魔灵,他的成名英雄。

曾经的发条在滕厉这种操作变态的选手手里,几乎可以说是中单地狱,全世界的中单选手几乎都被他对位单杀过,游戏设计师甚至因为他的变态操作,硬生生把这个英雄削弱了。可在这个版本发条已经不再强势,技能Q的施法距离变短,同时蓝耗增加,并不再适合Solo。

围在滕厉身后的十夜戳了戳老葫芦的手臂,两人交换了眼神,瞬间读懂对方目光里的意思——拿滕厉最擅长的英雄跟他Solo,这不是自信过了头,而是赤裸裸的挑衅。

滕厉想了两秒,痛快答应:“行,我建房间。”

两人背对而坐,滕厉建好自定义房间,隔空报了个密码,系统很快提示玩家South已加入游戏,游戏ID一闪,调整到了对面的位置。

滕厉的鼠标在S上停了两秒,开始游戏。

队内也经常搞Solo赛,但大多以娱乐为主,败者请胜者吃饭洗袜子这种事儿还真的有,甚至变成粉丝津津乐道的CP梗。可这次却和往常不大一样,所有人都意识到,这一战,也许关乎着某个至关重要的荣誉。

基地静得鸦雀无声,只能偶尔听到机械键盘轻响。滕厉戴了多兰戒(英雄装备)加两个红(血瓶)出门 ,操纵英雄走到自家一塔下。双方似乎都在试探对方实力,所以看起来非常友好,在第二波兵出来前,非常默契地和平补兵。

滕厉精神高度集中,在升二级的瞬间,扭掉对方的Q技能,走位同时扭身平A(普通攻击)反打,对方反被耗掉了血,迅速躲回远程兵之后。之后又是相互耗血,两个人都没占到什么便宜,第四波兵来时,滕厉已经领先七个补刀,一刀没落,并且牢牢掌握住兵线,一大波兵送入对方防御塔。

补刀可以说是职业选手的基本功,就像高楼大厦的地基,滕厉曾经整整一个月都闷在自定义房间练习补刀,说起扎实的基本功,他在联盟里绝对算得上首屈一指。

“滕队这基本功,天啊……”观战的十夜两眼放光,低声对身边的季舟说:“现在兵线对滕队有利啊,这一大波兵进塔,滕队可以先回家补装备……”

话没说完就被季舟飞快打断:“不一定。”他回头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。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沈南轻的侧脸,他皮肤本来就很白,屏幕的光在他半张脸上投出阴影,刚才的张狂凌厉不复存在,只剩笃志专注。

少年的眼里,似有微光。

END

《你行你上》将在今年上市

大家敬请期待呀~

责任编辑:

啊 T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